美好的田野

发布时间:2015/10/15   阅读次数:133

M扬

女, 29岁, 167CM , 本科 山东 青岛
风轻拂着稻田,金杨站在秋国金色里,随风飘来的稻香让他不由得闭上了眼。额前的碎发和格子衬衫的下摆飘向稻子弯腰的一边。这里,是父亲临终前还在挂念的地方。 金杨从小在乡间长大,对金色的田野有种亲切感。往年这个时候,父亲应该正忙着收成。母亲早逝,父亲在一排排稻子间一遍遍弯腰把他抚养长大。后来,他进了市重点高中,再后来去首都读大学。一年年,他变得越来越优秀,也离故乡越来越远。父亲日益年迈,金杨不是没想过接父亲和自己住,可是父亲固执,放不下依山傍水的家,也放不下陪伴多年的稻田。几个星期前,父亲病危去世,嘴里念叨的,还是这片稻田。 小时候刚学会走路,金杨不记得自己在满是泥土味的田梗上摔了多少跤。摔倒后,他趴在一行行稻子中间,风带着稻穗飘到了他的鼻尖,把他弄得直痒痒,还没来得及哭便笑起来。土地给他的馈赠,是在他与泥土紧密相触之后,给予他稻香和泥土的柔软。他对他踏着的土地,有无限的依恋,步子格外轻柔。 完全异于踏惯了的柏油马路,那些地面坚硬而结实。试想,在那样的地方,摔上一跤,断不会感到温柔和踏实,它只会重伤你的肌肤,给予你疼痛。 父亲的稻田邻着水塘。如果在夏天,定是蛙声一片。在凉风习习的夜晚,蛙声此起彼伏。父亲说,小时候金杨总吵着不愿睡觉,青蛙一叫,他就咧着嘴拍手,拍着拍着就睡着了。金杨扬起嘴角,想象着那副场景。水塘上一片明亮的月光,它大方地把宽裕的月色沿着中间小小的沟渠捧过来,稻田也把稻香乘了风送给水塘。稻子间杂了清新的荷香,剥开莲子时,也就藏着稻香。 为了这些稻谷,父亲从春分就开始忙碌,繁忙时,整日游走在稻苗间,顾不得吃饭和睡觉。实在撑不住了,才在路旁眯一会儿。现在,他播种的果实成熟了,他却已经不再了。金杨知道父亲放心不下,答应会把最后一批稻子料理好。父亲眼里还有些惋惜和不舍,是了,最后一批。金杨心存愧疚,却也无能为力。但至少,他要帮父亲做到善始善终。 金杨转过身,看着远处已经荒芜的田地和身后浓密的稻田,略显突兀。他停止回忆的思绪,认真地看着这片金色的稻田,柔软的泥土,清澈的水塘……突然间,他明白了父亲放心不下的原因,明白了即使临终也念念不忘这片金色田野的原因。 父亲在阡陌上走了几十年。当他最终逝去,当陪伴了他几十年的田地一夕之间被全部收购,当不久后挖土机碾过曾经温存了金杨的童年的土地,当今后一座座高楼将拔地而起……金杨突然明白,父亲不是操心农事,父亲是舍不得这样美好的田野,再没有蛙声,再不承载稻香,永恒地隶属于钢筋水泥。父亲一生都执着在田野里,是惶恐它被风吹去,不复存在……

日记评论

登录点此注册
发表评论请先登录或者注册

微信

扫描二维码访问微信服务

手机端

扫描二维码访问手机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