与书为友,此生有乐

发布时间:2015/10/15   阅读次数:171

阿包包

男, 29岁, 183CM , 本科 广东 广州
此处所讲,乃读书之事,但非进学深造之读书,而是闲暇无事之读书。 讲书摊之前,先说说读书之必要与读书之趣味。 宋代黄山谷曾说:“一日不读书,尘生其中;两日不读书,言语乏味;三日不读书,面目可憎。”此言极是。古人甚重读书,今人亦如此认为,不信,请看网络摘语:“一日不读书,无人看得出;一周不读书,开口会爆粗;一月不读书,智商输给猪。”此话言浅而理深,甚得我心,遂任由自己深陷其中,亦能以此语而回应旁人之诘难。 我私下以为,读书之最佳境界当属随意自由。平生最恨一本正经之读书,亦不喜把书当宝贝般珍爱。因喜读书,便常借书。而借书需有书缘,如主人出借之时一再叮嘱“勿折勿损勿丢”之类,则旋身而走。此书不借也罢,即使借来,读之也会索然无味。 在囊中不很羞涩之时,买书乃人生最大之享受。徜徉书架之间,轻松踱步,随意浏览,而后精挑细选几本,付过票子,捧于怀中,那时那刻,何止馨香满怀? 携书归来,常会即刻捧读,也可列入书柜,但切不可码放过于整齐。读书之随意自由便在此处。 人需自由,书亦如此。书并非只有书房可放,更非书柜所独有。如若书亦有知,大概极愿归入陆游之书巢。将一自由之人纳入群书所构之巢,于人,是绝佳享受;于书,也会倍感骄傲与自豪。 与陆游相比,我那方寸斗室则勉强可谓“书摊”。进得门来,目力所及之处,尽能见书。客厅有之,房间有之,阳台有之,卫生间亦有之。桌上有之,沙发上有之,茶几上有之,偶尔,地板上亦有之。书柜里有之,电脑旁有之,床上有之,床头柜上更有之。 此种书摊乱象,于我已成顽疾,实难矫正。如有客人盈门,我首要之事便须察颜观色。如见客人眉头微蹙,欲退不能,我便赶紧手脚并用,腾出空间,让客人于行走落座之处,不至受群书之打扰。如见客人脸露欣喜,满口夸赞,我便喜笑颜开,恬然不动,任由客人于书摊之间东挑西拣,即使不慎使某书处于股臀之下,亦从不皱眉。 茶余饭后,与友人各自置身于书摊之中,极尽自由读书之快事。或细嚼慢咽,或走马观花;或高谈阔论,或咬文嚼字;或拍手称快,或面红耳赤。此种乐趣,唯有陶潜之“此中有真意,欲辨已忘言”方能道出一二。 辞别之时,如若客人对某书欲罢不能,我便慷慨借之。日后,如友人择日归还,则为意外之喜;若友人据为己有,则任由此书栖居别处。如有必要,再强行索回,或寻机补上,以免书摊徒留缺憾。 与书为友,此生有乐;与书摊为伍,此生无憾。是为记。

日记评论

登录点此注册
发表评论请先登录或者注册

微信

扫描二维码访问微信服务

手机端

扫描二维码访问手机端

客服热线

13027627157

在线客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