秋天,让菊花开成海

发布时间:2015/10/15   阅读次数:300

欢子

男, 25岁, 176CM , 大专 青海 西宁
如果秋天是一幅画,菊花就是描边的烫金色,少了它,秋天就会少了一笔迷人的亮色;如果秋天是两道弯眉,菊花就是眉心间的一颗痣,少了它,秋天就会缺失一份醉人的绰约风姿。 秋天的戏已经粉墨上演,落掉的叶子,颓败的花草,都絮絮叨叨的念着夏日的好。唯有菊花,开了。 一朵朵的菊花,灿烂美丽、清高孤傲;颜色鲜艳,身姿轻盈。白的如玉、黄的似金。还有浅绿,红白相间的,套色的花朵开在一起,组成一片多彩错落有致的花海。菊 花本身的美丽决定了它们拥有富有诗意的名字:银丝串珠、空谷清泉、绿柳垂荫、春水绿波等等,只听名字就让人沉浸在空灵清幽的意境里。 菊花,已经有几千岁的年纪了,一直默默地开在西风瑟瑟时,开在百花残落后的孤独中。菊花看过甲骨文的秘密,赏过朝代更替的悲喜。早已深深的融入人的生命里。 掀开菊花华丽的盖头,它亦是人的良师益友。把几朵菊花,泡在一杯温水里,盈盈的花姿就在水的温柔里,舒展,飘逸、旋转、落下。饮一口,清凉寡淡,直入心 脾,不知不觉的就融掉了疲劳,明亮了双目、缓解了风热、增加了神气。此时,若再读几首赞颂菊花的诗,耳边流动一首悠扬古琴,那么人的心定会澄明了然。 自古文人墨客就对菊花偏爱有加,一首首咏菊的诗词,踏着秦砖汉瓦、山峦长河,在今天用铜钟似的洪亮声音萦绕着。“宁可枝头抱香死,何曾吹堕北风中!”郑思肖 写的菊花最为刚烈,有着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的品质;“不是花中偏爱菊,此花开尽更无花。” 黄巢的菊花描绘的最为坦荡,有着不去争宠的心态;“他年我若为青帝,报与桃花一处开。” 黄巢的这首菊花刻画的最为有理想抱负,给予了成大业的雄心;而李 清照悲悲切切的一句“人比黄花瘦,人比黄花瘦。”最为忧郁,愁断了多少人的心怀?最令人心神安逸的莫过于陶翁的“采菊东篱下,悠然见南山。”那份怡然自得 的心情,开在悠悠的菊花中,和菊香一起飘荡、和菊蕊一同美丽。 对于古人的才华智慧,我怀着膜拜的心情。他们用笔墨沾着生活的感悟,缔造了菊花的悲情、孤高、理想、散淡。妙笔生花、丹青泼洒。留给后世无尽的精神财富。 我是喜爱菊花的,爱菊花不同于其它花儿的美和与生俱来的开在北国的能力。牡丹富贵,可从洛阳的温暖到塞外的风寒,足以抹杀它的花期;玫瑰艳丽,但浓烈的颜色,早早的消失了傲风的胆魄。而菊花,就这么用外在的轻柔混合了内里的刚烈,在百花零落后,开遍了北国陌上。 秋天了,菊花摇曳着一些信念,走进它,我虔诚的低头,仔细辨认细弱条形花朵,想探知一份心灵的秘密。想知道在喧哗的都市,一从菊花,如何隐逸的安然开放?如 人,如何在秋雨凄迷的季节,舒展心底的忧伤与不可言喻的心情。和一从菊花对望,我被这份安然折服,秋风飒飒,草木都试图寻找避风的港口,寻觅温暖的慰藉。 菊花不然,迎着风,跳跃心灵的律动,轻轻的捡拾着一地遗落的翠色。 秋天了,我凝重执着的,在万丈红尘的冷风肆虐时,移植一片菊花,种在心里,小心呵护着。让菊花开成海,且永不凋零。

日记评论

登录点此注册
发表评论请先登录或者注册

微信

扫描二维码访问微信服务

手机端

扫描二维码访问手机端

客服热线

13027627157

在线客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