她是红尘的,也是世外的

发布时间:2015/10/15   阅读次数:611

给力中国

男, 27岁, 175CM , 大专 山东 山东其他
“落花人独立”每次看到晏几道的这词,眼前总是一副凄美的动人心魄的画面。只因这一句,便觉得绵渺深挚,温柔缠绵,那词里面有多少被淹没的心事,多少曲尽的心意,让人如此浮想,一种惆怅不已的韵外之致,令人荡气回肠。词里描摹的场景,能闻到那晚月光的味道,有着一段欲说还休的红尘往事。 画意与词意相生,读晏几道的《临江仙》就能勾画出诗中的意境。小山的词本就是画,笔虽静,却意不静,这春本就是画意难于描摹,将这一卷春色尽收于一阕词中,将这段红漫卷晕染得深婉和雅,仿佛能听见花落的声音,能闻见院中繁花的点点冷香,能看见花下人也随着纷飞的情绪,那心中相牵的人,那份相牵相思的苦,一树繁花惊泣而落,让人痛彻。 这画中女子当是沐在怎样的撩绕飞花中,对着飘零的瓣瓣落英,燕子喃呢。“落花人独立”本是极美的画意,在小山词中,却是芳春过尽的伤逝之情。燕子双飞人独立,一种恻恻凉意寒风的绵长春恨,心中已是一层淡淡的霜色,无端地就不免伤春不免悲秋,让人惆怅不已。花落一次,她离那个故事便越远,心中时时的就那么一点痛,留下的是一个永远美丽的哀愁,伤春亦无力,任那一树繁花落满春衫窄袖。抬眼就看见了燕子双双掠过花枝,让人惊觉这春的苍阔无边。燕声远去,什么东西随它到了天涯呢,那一份哀愁是人共楚天俱远的茫然不着痕迹。 深院闲静,佳人独立院中一树繁花下,仪态娴雅,目落处,似有所忧。此时正是春浓,花瓣寂然落着,心如这落红的冷香阵阵袭来,落成了春恨,不禁轻叹一声:双燕绕春云,一树繁花带泪痕。记得当时相映处,黄昏,惆怅心情有几分。犹是美人身,一著胭脂无与伦。浓抹淡妆皆韵事,销魂,残月如钩挂晓晨。何处春归,飞鸿无信天涯远。愁闻啼鸟,百啭无人晓,梦里知多少?花也老。残痕荒草,随落风吹了。 月色朦胧,淡妆春梦,小院空,缱绻情浓。莺飞蝶舞,谁与欢融。叹燕无心,笺无凭。几度春秋草花香,月影惹情长。菱花镜里,暗自心伤。红尘紫陌思千里,绮梦在何方。流年风雨,天涯幽远,念也迷茫。问世间,情为何物?天涯问遍,难诉衷肠。星移换物情依旧,岁月几沧桑。风过帘帷入暗香,无月夜绵长。灯前拥枕,凭窗听雨,甚是凄凉。为君痴写相思卷,唤起泪茫茫。凝香翰墨,轻挥素受,墨笔千行。 怎样的末路情缘,春来闲适于花下,夏至禅坐于茂林;秋去枕梦于黄花,冬雪烹炉于梦庭。只觉得,此时院中无日月,过隙白驹也无凭。一花一叶,那是时光的印记,写满岁月剪影。此时,有风从花枝拂过,顿时弥漫了悠悠的馨香,此情如梦如幻,此境亦假亦真。如诗般,嵌入一副宁静的古典墨卷。那悠悠画意,藏尽岁月底色,又在若水流年里,散着馨馨暗香。 这样的诗意画景生在红尘的月榭风檐下,画中人物亦不占人间的尘埃。院中的女子婉丽清雅静美仙风道骨,如梨花倚雪。她人站在那里亦使满园生色。她就是院中晕染春天的一树繁花,像这院子一样不沾世道。她生于这样一个凡尘人世的风景里,又那般精秀明丽地不食人间烟火,又是任何繁华都走不进的生香异色。如这院子可画,她亦是画里最浓的一笔。脱不得俗世,却又在俗世之外。她是红尘的,也是世外的,她是绝代佳人。 画着小山的词意,人也跌到了画里,这画的凄美与厚重来自故事本身,一笔一画的勾勒,寂寂地表达那一缕幽淡的美,在故事之中,亦在红尘之外,就如同这一树繁花开在月色里,温暖的有情有义。花下寸草,纷飞的花瓣,都是慢慢的一种情绪,一段故事。落花两字妙手天成,构成一个凄美的意境。那一段痴迷一段痛,画里画外我都能听见一声叹息,一种无言的孤凉寥落茫然不着痕迹,词境画意皆在这红尘人世里。 为求笔尖的灵动,喜欢翻阅唐诗宋词,就好像翻阅一幅幅画卷,里面流淌的古典神韵让我沉醉。一直不愿放弃中国传统画的学习创作,而古典诗词亦是心中最美的素材。

日记评论

登录点此注册
发表评论请先登录或者注册

微信

扫描二维码访问微信服务

手机端

扫描二维码访问手机端

客服热线

13027627157

在线客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