若能来一场宿醉

发布时间:2015/11/05   阅读次数:138

缘来缘去

男, 31岁, 165CM , 大专 广西 南宁
  回忆若能下酒,往事便可做一场宿醉,醒来时,天依旧清亮,风依旧分明,而光阴的两岸无法以一苇渡航,我知你心意,无须更多言语,我必与你相忘于江湖,以沧桑为饮,年华果腹,岁月做衣锦华服,于百转千回之后,悄然转身,然后离去。   背书之余,我悄悄地整理了这个被自己遗弃三年的博客,将所有的博文全部删掉,连博客名都不忘抛弃。   要说,为什么选择回来写博客。实在是最近心中所闻所感太多,而无法得以发泄,思前想后还是写出来,以便自己在未来的某一天观看。当年,所有写作的人都知道,留下的文字不仅仅作为回忆,更多是作为人生的经验来积累。   有些事,做着是一番模样,说出来是一番感觉,写出来更是一派情景。   我越来越能发觉自己的心境百变,我思想往昔的兄弟姐妹,我开始埋怨自己,乃至清醒地认识到自己的不讨喜。然而我确乎是看不惯那些行径。我不喜虚假的委和,不似交友,亲人间的委和让我不屑一顾,一种自私自利之心的状况下假作通情达理,甚至自我良好。我以为,那是幼稚。   是的,我瞧不上自己,因为我瞧不起他们。仅仅只是瞧不起他们的思想,而非金钱地位。我无法通透地摆脱着家族间的思想纠葛,无法洒脱地忘却情谊,无法直视旁人对我的不喜,无法找到一个合适的字眼形容这个心态。   我晓得了,他们不喜我的原因。我高傲吧,不喜与他们知心交谈,大多支支吾吾地回避那些我一眼看穿的市井百态。或许,我又该自我反思一下,你又算做什么,一个二十岁未踏入社会的学生,以何种高傲的姿态来说道什么!我自私吧,亲人之间,能够如此逃避,不屑一顾,一个冷血之人何故被人喜!   我回头看看自己的曾经走过的路,很多时候自己都不忍直视,一个叫“羞”字如今我确确实实认得些了。然而,我没有办法,过去已然过去,我没有时光机器让我去窜改那些后悔的场面。我只能在如今的路上,耐心一点,仔细一点走着。   我想获得很好的社会地位,我以为那是一种虚荣,我大方地承认。   渐渐地,我发觉自己只是想用这个站在一个高台上,坦然地面对那些认为这是高傲的嫌疑,不想让他们反驳我,不认可我的一个证据。   我只是想证明他们的一贯思维是错,而我很不喜欢这种思想。   总是这样,难道我忘记了,我是这一血脉中的一人,流淌着这一思维的坚固守护者。我打破了不仅仅是他们,还有自己。   我亲眼看见从自己心头撕碎的“痴心妄想”​

日记评论

登录点此注册
发表评论请先登录或者注册

微信

扫描二维码访问微信服务

手机端

扫描二维码访问手机端